1. 江西朋友网首页
  2. 分享有趣

景德镇的命与运

如果说在江西这个阿卡林省里找出一个被外界广泛熟知的IP,那一定是景德镇。

这个城市咋眼一看,外表无奇,千篇一律。

身居山谷,交通闭塞。一眼望去方圆不过十余公里,人口不足百万。

走近瞧瞧,灵魂独特,万里挑一。

被耕读传家的农耕文化包围,却成了“世界上最早的工业城市”,工坊行会,商帮码头成了这里的底层基因。

山水清秀的面孔下,掩藏着极其庞大的现代工业肌体,烟灰色和青绿色相间,斑驳又不乏秀色。

再听听它的故事,千年沉重,心生敬畏。

从寂寂无名的新平小镇,到名扬四海的“景德镇制”。从皇家御窑带来的繁荣兴盛,到市场经济后的日渐式微,以帝为名的这一千多年里,它一次次被历史选中,又一次次被时代影响。

有人说他是海上丝绸之路的源头,也有人说它是中华文明的符号。如此一个山中小镇,何德何能,承受了这么多本不该承受的时代之重?

这一切,也许要从一千多年的那次意外走红说起。

 

01
1004,化身锦鲤的开局

1004年,这是宋真宗上位的第八个年头。

这一时期在他的勤勉治政下,国内经济日盛,年景颇丰,后世称为“咸平之治”。

然而北境的情况并不让人省心,为了东北屏障燕云十六州,宋辽之间的战火已经持续了二十五年。

而西北这边,西夏王李德明刚刚嗣位,这个日渐崛起的势力让宋王朝彻底断绝了陆上丝绸之路的沟通,并在以后制造了更大的威胁。

景德镇的命与运

▲ 1004年时局图
资料来源:全历史

面对这样的局势,宋真宗想换换手气,他把年号改为景德,寓意 “宽大仁德”。

随后的表现的确很“宽大仁德”。

这年秋天,辽人再次挥兵南下,真宗御驾亲征,两军相持日久,互有胜负。最终年底两方议和,史称“檀渊之盟”。

这个看似屈辱的妥协,却为双方赚下了百年的太平。放到现在足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至此,北宋的政策重心从军事对抗转为经济发展,两国经贸往来,通使殷勤。宋王朝也把自己推向了中国古代经济文化的最高峰。

同年,还发生了一件小事。

南边饶州府浮梁县昌南镇进献过来的青白瓷质地优良,让真宗爱不释手,立马下单加制,并冠上自己的年号。

《江西通志》:宋景德中,置镇。始遣官制瓷贡京师,应官府之需,命陶工书建年景德于器。

谁也没想到,这个无心之举,开启了景德镇的黄金时代,并在日后成为中华文明的代名词,而当年的权力和干戈早已尽付尘土。

这次的走红尽管偶然,但我们也不能忽略其背后的努力和准备。

 

02
以瓷立镇,进阶的名门之路

这个在东晋时期叫新平的小镇子,就已开始制陶。
《南窑笔记》:新平之景德镇,在昌江之南,其冶陶始于季汉。

景德镇的命与运

这里群山环抱、竹木繁茂、瓷土丰富。昌江河从黄山、怀玉山余脉发源,穿城而过,注入鄱阳湖,与外界相连。环境封闭又优渥,如同世外桃源。

“以溪水时泛,民多伐木为梁”浮梁县名正来源于此。

景德镇的命与运

▲ 景德镇地形图

用以烧窑的松木源源不断的从上游运来,柴窑密布在河岸两旁,烧制好的陶器再装船通过鄱阳湖中转运往各地。总之用一句话阐述:得天独厚,水土宜陶。

明·缪宗周《兀然亭》:“陶舍重重依岸开,舟帆日日蔽江来”。

景德镇的命与运

如果说这样的地理条件是景德镇的命,那后来的潮起潮落的运,很大程度与此有关。

从南陈到隋唐,景德镇这个宝藏男孩开始登场亮相,积攒实力。

《江西通志》:陈至德元年(公元583年)“大建宫殿于健康,诏新平以陶础贡,巧而弗坚”。到隋大业中(公元605-617年)“始作狮象大兽两座,奉于显仁宫”。
《邑志》:唐武德中镇民陶玉者载瓷入关中,称为假玉器。且贡于朝,于是昌南镇瓷名天下。

除了制陶,这里还盛产茶叶。

从唐中至宋初,朝廷每年从江南东、西路议购茶叶1000余万斤。

唐德宗在位时始征茶税,全国每年征收茶税四十万贯,浮梁一地每年出茶七百万驮,税十五余万贯,占全国37%。以至于《琵琶行》中的商人也要前去浮梁买茶去。

隋炀帝开通大运河,张九龄(唐开元四年,716年)开凿大庾岭路,让赣江流域成为南北交通枢纽,以鄱阳湖为中心的放射全国,通江达海的地理条件极大促进了工商业发展。这些都为日后的海上贸易埋下伏笔。

景德镇的命与运

从安史之乱,黄巢起义,到五代十国,中原连绵的战火让北方大量窑口尽毁,大量流民向南迁徙,景德镇在这一时期吸纳了不少外来匠人,融合南北工艺,博百家之长,打破了南青北白的局面。

让我们回到宋真宗时期,这次的和谈虽然成功,但是北方依旧强敌环伺,岁币与军费的负担日益沉重,向北无望只得南下,海外贸易成了财政开源的重中之重。

便捷的交通条件、精湛的工艺和皇帝的背书,让景德镇从一众民窑兄弟中脱颖而出,虽未跻身名窑之列,实力已非泛泛。

为了适应外贸内需的大量订单,瓷业生产从半工半农的家庭单位转变成了雇佣制的工场作坊。从政治上说这是资本主义萌芽,但对于小镇的瓷业来讲,这一切让大规模生产成为可能。

蒋祈《陶记》:“村村窑火,户户陶埏“,”景德镇陶,昔三百余座“

 

03
黄金时代,让世界爱上中国

1235年,此时的蒙古铁蹄已经驰骋了整个欧亚,统御着从东海到黑海的广阔疆域。

景德镇的命与运

▲1235年时局图,这一年,蒙古正式进攻南宋。
资料来源:全历史

巨大的颠覆往往蕴含着巨大的机遇,一个前所未有的市场出现在人们眼前。

军事需要经济做支撑,贸易渴求高额利润,高端精美的瓷器超过丝绸和茶叶,成了财富的象征,备受追捧。

在征服了金、夏之后,为了财富和一统,蒙古人把弯刀指向南方。

元至元十九年(1278年),元军攻陷江西,文天祥败退广东被俘。“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南宋王朝已入绝地。

而这一波的战火中,那些曾经和景德镇竞争比划的同行们,如北方的钧窑,汝窑,定窑,南方的龙泉窑,吉州窑,不是人口逃散,就是已近荒废。

全赖群山的庇佑,景德镇得以保全。

加上自己的卵白瓷正好撞上蒙古人对白色的喜好,天时地利人和汇聚,再次赢得青睐。

同年,元廷立浮梁磁局,掌烧瓷器,秩正九品。

接下来的景德镇,开始用实力赢得所有人的尊重,走向自己的人生巅峰

此时在元庭重商崇工地推动下,西域商人们往来如织,贸易空前繁荣。

第一个打开全球市场的爆款,就是波斯商人的订制产品,我们熟知的传世青花瓷。

这个本是私人订制的产品,却受到海内外的广泛欢迎。并且成为之后海外瓷器贸易的主打款,几百年热度不衰。

景德镇的命与运

从伊斯坦布尔的托布卡比皇宫到法国太阳王路易十四的特里亚农瓷宫,从东南亚到欧洲,到处都是青花瓷的买家秀,至今这些地方还存有大量当年的青花瓷。

其中还不乏疯狂的死忠粉,(1717年)德意志萨克森侯爵为了十二个青花瓷瓶,不惜用四队近卫军骑兵与之交换,被后人称为“近卫花瓶”。

景德镇的命与运

▲ 大维德花瓶,制于“元至正十一年”。现藏大英博物馆,BBC评选的100件代表世界历史的标志物之一。

更夸张的是,《明实录》记载,明正统年间,光禄寺设宴款待远道而来的女真使者,席间竟被窃走580多件青花盘碗。

我们现在常挂在嘴边的文化输出,理想状态应该就是这个样子。

当时的景德镇,如果比作一家公司,那会让竞争对手感到绝望。

官窑负责研发与创新,从朱元璋的釉里红,永宣青花,成化斗彩再到康雍乾的珐琅彩,兼容创新,不断迭代。代表着当时的生活方式和审美取向。

民窑负责批量订制生产,制作流程被分解成七十二道工序,分工越来越细,专业化程度越来越高。生产力与品质日益精进。

宋应星《天工开物》:中国出唯五六处,北则真定定州、平凉华亭、太原平定、开封禹州,南则泉郡德化、徽郡婺源、祁门…..合并数郡不敌江西饶郡产。……… 若夫中华四裔驰名猎取者,皆饶郡浮梁景德镇之产也。
共计一坯工力,过手七十二方克成器,其中微细节目尚不能尽也

产品工艺之精巧,让国内外窑口沦为山寨。销售渠道之广阔,从内地商帮到海外订单,应接不暇。

与此同时,持续的热销还养肥了一批代购。

景德镇的命与运

自1600年以后,西班牙人每年要运入200多万辆白银用来采购以瓷器为主的中国产品。
仅1569年~1636年年间,经葡萄牙商人从日本流入中国的白银就高达2亿西班牙元。
1729年~1774年,仅荷兰东印度公司运销景德镇瓷达4300万件。
瑞典东印度公司的第一次航行,公司就赚了90万克朗,而那时瑞典整个国库只有100万克朗。

这一切为欧洲新兴资产阶级带来了巨大的资本积累,也让遥远的东方在西欧人的眼里,遍地铺满金银。

景德镇自己也没想到,它让世界爱上中国,而这份热爱与向往,间接促成了大航海时代的到来。

物产承载文明,贸易拉动财富,当我们沉浸在天朝上国的美好之中。

而地球的另一端,资本的欲望疯狂滋长。

 

04
时代变局,困难重重的前行

自从晚清国门洞开以来,改革维新,实业救国已成广大国人的共识。

1903年,清光绪二十九年,此时的中国已是内忧外患,羸弱不堪。

而此时的景德镇早已没有了当年富甲一方的样子,和国运一起,每况愈下。

明·王宗沐《江西省大志·陶书》:余尝按行列郡,民惟饶州稍富,其地出陶,民得厚利。
清·唐英《陶人心语》自序:“其人居之稠密,商贾之喧阗,市井之错综,物类之荟萃,几与通都大邑。

之前因为太平军的战火和朝廷财用的匮乏,御窑厂已经停办。

加上传统手工瓷业不敌外来洋瓷的冲击,出口锐减,行业困苦。师徒行帮的制度还限制了瓷业人才与技艺的发展。

情况已入危局,景德镇不得不变。

时任江西巡抚的柯逢时会同两江总督,南洋大臣魏光焘向慈禧太后上了一道折子,奏请成立江西瓷业公司。

这道奏折的写的很妙,本意是想成立一个官商合办的瓷业公司,通过企业化的制度改革,改造生产,发展实业,振兴工艺。

但把宏观主旨放在对外与洋争利,扩大财源。对内安抚行业,发展地方的层面上来。

近年来洋商屡思来此设厂制造,而奸商或挟外人之势,冀免税厘,历经臣随宜拒绝。倘再不图变计,将并此区区利权,不能自保。该镇聚工匠数十万人,性情犷悍,或致别滋事端,隐忧尤大。今既设立公司,精求新制,以后当可大开风气,广浚利源。

结果当然是圣上明鉴。

江西瓷业公司的设立很大程度上挽救了景德镇的瓷业发展,通过改良生产、革新工艺和创办陶业学堂等诸多办法,为后来打下了一定的工业基础,并培养了一大批陶瓷专业人才。

民国八年十月·向焯《纪事》:近年以来,景厂渐次扩张,于艰难缔造之中,粗能立足。所出产品,虽用旧法,悉仿新式,制作精良,几与前清之御窑媲美。

一声春雷,枯木逢春,1949年4月29日,景德镇迎来了新生,也迎来了第三次崛起的机会。

这一次,瓷业也从手工作坊走向了现代工业化的道路。

从解放后的短短十余年,景德镇就建立起十大瓷厂为主的陶瓷工业体系,从原料、研发,到生产,门类齐全。

并且跃居成为江西省仅次于省会南昌的第二大重要城市,国家出口创汇的重要基地。

景德镇的命与运

景德镇的命与运

景德镇的命与运

因为身居腹地,地处山区,面向东南沿海,也让景德镇赢得了国防工业三线建设的机遇。

1969年10月,经中央军委批准,决定在景德镇建设直升机及其发动机厂。
11月,国营昌河机械厂( 中航工业昌河飞机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正式成立。
12月,六○二所(中国直升机设计研究所)正式创建。

景德镇成为国内九大航空制造基地之一,具备直升机设计,研发,生产能力。

景德镇的命与运

▲ 武直-10,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种专业武装直升机。
2016年,完成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航空兵全部列装。

同时,为了加强经济效益,在“军民结合”国家战略引导下。

1982年,昌飞旗下的昌河汽车研制出中国第一辆微型汽车。一经推出,便占据了国内三分之一以上的微型车市场。

景德镇的命与运

▲ 1982年12月26日,昌河按日本铃木公司ST-90V型车试制轻型客货两用汽车,型号为CH730

“景德镇制”从最传统的手工业,到最先进的高精尖,从地上跑的,到天上飞的,一时风头无两。

时间来到九十年代。改革春风吹满地,中国正在酝酿一场巨大的经济变革,曾经的计划经济弊病在市场化浪潮中日益凸显。

民营经济如雨后春笋,国营大厂却步履维艰。

此时的景德镇瓷业生产已达顶峰,但阴影总在阳光下。日益攀高的产量背后,却是利润和出口比重止不住的下滑。

景德镇的命与运

随后在全国国营工厂公私转制的大时代中,景德镇各大国营瓷厂陆续关停改制。

一把火散成满天星,瓷业重回手工作坊时代。

支柱产业的衰落导致经济下行,交通桎梏和基建落后进一步限制了工业发展。

与此同时,潮州,德化这些同行兄弟们借助沿海优势野蛮生长,景德镇的陶瓷工业生产和出口贸易被全面超越,连“瓷都”之名都受到了挑战。

曾经的荣光已近迟暮,固步自封成了孤芳自赏。

这个长期和世界保持通话的城市,越来越对不上话。

 

05
逆境重生,关于未来的想象

2009年,景德镇被列入国家第二批资源枯竭型城市名单。和名单中的其他67个城市一样,在国家产业结构调整的大趋势下,完成了时代所赋予的历史使命。

就在人们为旧时代的结束唏嘘感叹的时候,新的希望也在孕育之中。

当所有的运势不在,景德镇本真的生命力开始顽强迸发。

郊外东南角的三宝村,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手艺人云集于此,他们利用本地丰富的工艺生产资源进行陶艺创作。民艺的种子植入乡土,陶瓷以不同的姿态开始生长。

景德镇的命与运

▲ 三宝国际陶艺村

景德镇的命与运

▲ 三宝蓬艺术聚落,曾获美国AAP建筑学奖“最佳文化建筑奖”

老旧破败的雕塑瓷厂内,年轻的星火在这里相互映照。

每周末的乐天集市,学生们和创作者把自己的创意作品放到此处售卖,从而吸引了大量中外陶瓷爱好者慕名而来。不但促进了文化的沟通,还让无处安放的梦想得以扎根。

景德镇的命与运

▲ 位于市区东郊的雕塑瓷厂

景德镇的命与运

▲ 这里没有传统的包袱,只有年轻的创意

这些“景漂”们在城市的边缘,以“文艺复兴”的方式渐渐改变了这里的气象,为这座老城带来了一股新风。

紧接着,一场更大的蜕变,在城市中心开始。

工业时代的厂房机械、明清遗留的作坊窑址,古街旧弄的老城风韵,这些历史的遗产成了今天小镇最宝贵的财富。在改造保护的同时,对空间场景,文化内容,业态功能都进行了重新设计。

脱胎于老瓷厂的陶溪川创意园区,成了景德镇年轻生态和手作文创的集合地。

景德镇的命与运

▲ 陶溪川,景德镇当今最具代表性的文化坐标

景德镇的命与运

▲ 陶溪川的夜景,网红打卡必备

景德镇的命与运

▲ 每年的春秋大集,云集着来自60多个国家的200位外国艺术家、68所国内外知名艺术院校近千名大学生和创作者。

景德镇的命与运

▲ 展览,讲座,音乐节,极大丰富了本地的年轻文化

曾经皇权的象征的御窑厂,正在被改造成全新的御窑博物馆。

景德镇的命与运

▲ 御窑厂遗址公园

修旧如旧的老街和窑砖弄墙,在这里找寻当年的生活痕迹和老城故事。

景德镇的命与运

▲ 老城改造后的御窑景巷,这个城中的老街曾经会馆林立,商帮云集

景德镇的命与运

▲ 渡口旁的古戏台

传统的技艺被传承重拾,也被设计创新。

景德镇的命与运

▲ 一座座柴窑被重新复烧

景德镇的命与运

景德镇的命与运

▲ 位于浮梁县前程村的丙丁柴窑,国内著名设计师张雷设计

内在美不断焕新的同时,这个城市的外在美也被越来越多的人认识。

偏居一隅,却是名山胜景环绕。

2小时交通圈内,覆盖了鄱阳湖,庐山,黄山,三清山,龙虎山,婺源,龟峰等多个4A、5A级景区。

景德镇的命与运

绿色生态结合文化旅游,让这座小城秀外慧中。

景德镇的命与运

▲ 瑶里古镇,江西十大避暑胜地

交通条件的日益改善,也在为这个城市的发展打通经脉。

景德镇的命与运

随着消费升级,大众对个性化手工愈加青睐。文化自信也让传统民艺越来越被重视。国潮的兴起更是市场对传统文化的认可。

经济的势能最终转化成政策的利好。

2016年3月5日,工匠精神在两会政府报告中被重点提出,国家大力提倡发展文化产业。

“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的大背景下,“讲好中国故事”成了文化输出的重中之重。

而这一切,让景德镇的价值开始回归。

如今的景德镇,发展与问题并存,活力与激荡共生,质疑与鼓励同在。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机遇又一次摆在景德镇的面前,而这一次,景德镇准备好了嘛?

 

参考文献


项坤鹏《由柯逢时“开办江西瓷器公司折”引发的思考——试析江西瓷业公司的几个问题》
练崇潮《近代中国陶瓷业发展轨迹——以景德镇陶瓷工业发展为视角》
詹伟鸿《江西瓷业公司与清御窑厂关系新发现史料及分析》
罗亨江《景德镇陶瓷工业的历史、现状和发展对策研究》
朱青,王伟,杨建仁《古代景德镇瓷业的历史演变》
刘昌兵《海外瓷器贸易影响下的景德镇瓷业》
吴秀梅《民国景德镇制瓷业研究》
中央电视台《瓷路》纪录片
中央电视台《景德镇》纪录片
江西省中长期铁路网规划(2016-2030年)

景德镇的命与运

以上内容来自江西朋友网(www.llapd.com)发布者:江右左使,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lapd.com/fxyq/308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37-1916-4542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lanin957@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6:30,(如有商务合作,天天都在工作)

QR code